传高途课堂将裁员30%暑期在线教育行业岗位裁减或超10万个

36氪2021-05-28 17:58:31
传高途课堂将裁员30%暑期在线教育行业岗位裁减或超10万个

  文 |彭孝秋 编辑 | 杨轩

  36氪从知情人士处独家获悉,高途课堂创始人陈向东日前召开了内部会,会议结果是高途课堂将裁员30%,本周开始执行;同时信息流业务、直播业务全部关停。

  与之对应的是脉脉上的爆料。一位脉脉用户日前发布了消息:“高途课堂,这么不靠谱吗?发了offer,又通知不招人了”,其评论区有数条回应表示遇到了类似问题。另一位脉脉用户透露:“高途课堂hc冻结了,应届生offer几乎算是被收回了”。

脉脉截图

  在高途课堂(即“跟谁学”)刚披露的一季报中,业绩经历了双杀,不仅净利润由同期的盈利1.48亿元变为亏损14亿元,付费课程学员数也出现不同程度下滑。所以当日盘前直接大跌12%,股价创下16.13美元的新低。要知道,去年其股价到过150美金。

  与此同时,36氪还独家了解到,字节跳动旗下的教育业务近几周频繁召开高层会,教育业务即将进行大范围架构调整。一位知情人士对36氪称,接下来就是裁员。

  虽然事出突然,但并非无迹可寻。近几个月教育行业监管趋严,日前曾流传出“教培机构不许上市”的言论。如果传言为真,教育业务则将成为未来拖累字节跳动上市的累赘。

  此外,据脉脉用户爆料:“作业帮裁员”,“网易有道要裁员了,果然k12公司都逃不过一劫”;同时36氪从一位行业人士处了解到:镇江学而思被通知暂停招聘动作,南京学而思对大四全职招聘已暂停,对外口径为“已招满”,目前只招聘暑期兼职。

  “按照目前的情况,今年暑期全行业岗位裁减可能会超过10万个。”一位在线教育公司的高管告诉36氪。

  这个在2020年风头无二的行业,直接从爆发期进入了生死转折点。

  本周一,一张“假期不许开课”、“培训机构不上市”、“不许打广告”的截图在业内流传。当天中概股集体下跌,一天内中概股教育头部企业总计蒸发近79亿美元,折合人民币509亿元。

  二级市场股价的萎靡不振也传递到一级市场,多位投资人对36氪重申了“暂时要规避这个行业,这次比较不一样”。另一位知名投资人更是直接放弃了已准备投资的教育项目,该项目营收过10亿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也有某家教育公司,虽然此前经历过国内资本市场尝试,但最近也临时突然叫停了所有IPO宣发,只希望秘密递交招股书。“以前是有多大声恨不得全喊出来,现在是能多低调就多低调。”一位基金人士告诉36氪。

之前传言

  虽然海淀区教委立即辟谣“暑期不许开课”消息不实,但“在线教育裁员潮”话题已经开始在脉脉上发酵。

  在这一轮监管风暴之下,没有企业能幸免。

  从今年年初开始,“广告合规问题”打响了在线教育行业强监管的第一枪,紧接着“双减趋紧”、“预收费问题”、“教师资质问题”等监察轮番来袭。

  如果说上述监管主要是让行业走向“合规”与“合法”,那“不许上市”、“不许投广告”这两则传言则将让在线教育行业迅速收缩。

  最直接带来的就是资本停止投资,企业裁员求生。当一波接一波的监管落地、行业前途面临着极大的不确定性之际,资本会立即停止投资,甚至撤资止损。同时又由于在线教育尚处于新兴阶段,市场尚在高速发展期,各家企业在过去几年都是亏损状态。

  一旦融资和上市通道关闭,企业没有新的现金流,裁员是必然选择。“算一笔账的话,假设一个头部公司为暑假储备一万个辅导老师,人均工资 8000 的话带上五险一金之类的,这个公司一个月付出的人力成本就是一个多亿。没有融资、监管收紧的前提下,没人敢这么花钱,不然就是整个公司一起垮掉。”一位教育行业的投资人告诉36氪。

  据36氪了解到,在线教育行业的广告内容和渠道规模都在日渐缩紧:今年2月,在线教育的品牌广告陆续从央视消失;日前分众等渠道也停止了教育行业的品牌投放。种种表现,与“三不传言”中的“不许打广告”吻合。

  一位在线教育从业者告诉36氪:“外部渠道缩紧是一方面,目前还能投的渠道里的物料也非常谨慎。不让宣传老师了,名师这些词都不能用,方案全部大改,写新方案的时候还要互相提醒:你今天写的东西犯(广告)法了吗?GR、法务、PR轮流把物料审好几遍,就这样还是不太敢投,害怕被罚。”

  由于在线教育公司没有线下门店,招生的主渠道为广告投放,广告停投意味着核心拉新渠道消失,直接导致各家公司为暑期储备的老师需要大面积裁撤。

  教育行业辅导老师的招培期为2-3个月,所以企业会提前储备老师,校招会更早进行,通常五月底就完成旺季的招聘目标。广告停投之后,收缩规模、裁撤储备的暑期老师首当其冲。

  “虽然企业也会做一些运营动作,比如老带新啊裂变啊,但是都没这么快能把用户量做起来,从活下去的角度来看,肯定是先裁员节省成本,不然就是整个公司全部覆灭。这个暑假过去,大公司能不能活不一定,但在线教育行业应该就没有小公司了,小公司熬不过去的。”一位教育行业的投资人告诉36氪。

  “如果裁员发生,重灾区会是应届生。”行业人士告诉36氪:“各家(在线教育公司)的辅导老师基地都设在武汉、西安、长沙这种高校密集的城市嘛,去年疫情爆发之后,应届生不太好找工作,所以各家每年都在大批量招应届生,所以裁(员)起来的话,应届生被收回的offer应该最多。”

  “靴子”还未落地,一切尚待观察。只是从行业各家的动作来看,在线教育行业已经到了生死转折点,每一家都急需缩小规模、以换取更长的喘息时间、等待政策明朗的那一天。

  一周前,据“Tech星球”报道:VIPKID多项业务收缩或关停,大规模业务调整涉及到的裁员比例高达50%。

  那个时候,行业还在为VIPKID调头慢而叹惋。没有人预料到,原来这是在线教育行业裁员潮的“开幕式”。

原标题:传高途课堂将裁员30%暑期在线教育行业岗位裁减或超10万个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